首页 网贷财经-信托观察
网贷财经-信托观察
十雷连爆仍未出清风险 中江信托何时望到天涯路
发布时间:2018-09-18 09:30 来源:投资者报 作者:占昕

  十雷连爆仍未出清风险 中江信托何时望到天涯路

  中江信托接连遭遇诸多高风险和“垃圾”项目的现象,在业内十分罕见

  进入9月,中江信托相关违约项目信息披露依旧在继续。作为今年曝光率最高的信托公司,中江信托踩上的雷从年初一直爆到现在,基本每月都有更新。据《投资者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9月13日,中江信托官网以公告形式披露出现逾期或违约的产品已有10例。

  2016年受益于出售所持国盛证券的股权投资收益的26.13亿元,中江信托当年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同比均翻了约3倍,行业排名从36位跃升至13位。但在“降杠杆”和“去刚兑”的双重背景下,中江信托迅速被“打回原形”,不仅营收净利同比迅速减少74%和91%,以信托业务为主的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相较2015年也下降了32%。

  在“降杠杆”和“去刚兑”的双重背景下,出现兑付危机的项目急需“灭火”,曾以基建类业务闻名的地方政府金控属性又面临回归本源与创新转型。中江信托的风控措施将如何兑现,未来业务又何去何从?遗憾的是,就上述相关风险和业务进展问题,《投资者报》记者通过电话及邮件采访公司均未获得回复。

  连踩“网红”雷

  毋庸置疑,急涨急跌的中江信托引起了市场的高度关注,也给业内以警醒。

  中江信托的总部位于江西南昌,其前身是成立于1981年6月的江西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2009年重新登记换发新牌,2010年完成增资扩股。截至2017年报告期末,中江信托注册资本人民币30.05亿元,股东总数14名,前三大股东领锐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大连昱辉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江西省财政厅,分别持股32.74%、25.11%和20.44%。

  作为今年信托的踩雷“网红”,中江信托也踩上了不少爆雷的“网红”企业,例如:金鹤204号(凯迪生态)、金鹤140号(亿阳集团)、金鹤400号(神雾节能)、金鹤189号(大连机床)、金鹤167号(斐讯科技)。此外还有金海马6号、12号(蓝德集团)、金鹤156号(猛狮科技)、金虎308(津劝业)等。

  “中江信托的违约项目涉及了著名的神雾系、凯迪生态,亿阳系和今年的‘天雷’斐讯系,这类项目都包装成所谓的工商企业信托,因为非地产非征信,其实信托发行之时已经是给这些高杠杆公司送最后一滴血的状态。此外公司违约的项目还有一些小公司的项目,这些项目有的有国资担保,有的有股票质押,但在今年债券违约大年,民企爆雷不断的背景下,很多之前有力的风控措施已经失效,相比之下,地方平台的担保尽管现金流不好,和足额土地抵押一起但仍是最有力的手段。” 启元财富产品总监范曜宇对《投资者报》记者说。

  在业内看来,像中江信托这样接连遭遇诸多高风险和“垃圾”项目在业内也十分少见。

  深陷“萝卜章”

  盘旋在中江信托风控之上的,还有涉及6亿元债权的“萝卜章”。2016年,中江信托发行了“中江国际?金鹤189号大连机床产业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实际募资6亿元,信托资金按计划用于受让大连机床对惠州比亚迪电子有限公司享有的应收账款债权。

  但贷款后不久,信托产品利息无法按期兑付,于是中江信托以债务纠纷为由起诉了大连机床,在江西省高院审理案件时,对7.59亿元惠州比亚迪电子应收款了解过程中,收到惠州比亚迪电子的书面回复,才发现7.59亿元应收款子虚乌有,《债权确认书》显示的惠州比亚迪电子公章与授权代理人签字均为伪造,即通俗所说的“萝卜章”。

  “‘萝卜章’并不多见,发生在金融机构的业务中更是不多见,这其中既有偶然因素,也有信托公司风控不到位的因素,关键在于后者。”北京的一位资深信托人士对记者说,“大连机床破产重整后需要看企业本身是否能够逐步恢复到正常发展状态,短期看债权完全追回难度较高,一般需要牺牲部分债权方利益。”

  多位业内人士认为,信托公司对“萝卜章”存有明显的失职。

  “这个项目在2016年成立,陆续放款给融资方,最后一笔放款是2016年11月4日,在次月月底,大连机床集团的短期券15机床CP004即未能兑付本息,次年11月大连中级人民法院就受理了大连机床重整案,信托公司在给这类资金链紧张的公司业务时,一定要有强担保或可控制的硬通货,否则这笔信托贷款结局就是羊入虎口。作为仅有的外部风控措施,那笔比亚迪的应收账款仅凭融资方提供的材料就通过了风控,其实是不严谨的,只是要得到比亚迪直接出具诸如询证函来印证。”在范曜宇看来,目前大连机床董事长已经陷入刑事犯罪的境地,公司也近乎破产,追回融资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未来预计只能获得重整后的公司少数股权,投资者只能通过和信托公司的诉讼解决这个问题。

  业绩或持续下滑

  纵观2015、2016、2017年三年中江信托的业绩,营业收入依次为12.99亿元、36.16亿元、9.48亿元;净利润依次为5.61亿元、19.25亿元、1.73亿元;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依次为10.35亿元、8.84亿元、6.99亿元;投资收益依次为2.72亿元、26.8亿元和2.61亿元;也出现了实质性的整体下滑。

  “中江信托在2016年产生了出售所持国盛证券的股权投资收益 26.13 亿元,所以当年的利润畸高,扣除该笔收益后,收益波动性没有那么剧烈。此外中江近年来也在持续压缩业务,自身也处于降杠杆的状态,可以从手续费及佣金收入连年下降看出,所以也会带来利润的下降,而风险事件的代偿未来也可能成为中江利润表和负债表的隐患。” 范曜宇说。

  在他看来,老业务受限和新业务风险都使得信托公司目前处于比较尴尬的地位,成为中江信托和诸多信托公司面临和亟待解决的问题。

  靠谱众投 kp899.com:您放心的投资理财平台,即将起航!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财经钻wdcj.cn提示: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新闻】

下一篇:信托尽职问题划定清晰边界:不得参与资金池、禁签抽屉协议

上一篇:7家信托涉违规举债被罚 多个事务管理类项目未能“过关”

财经钻-财经观察
财经钻-互联网金融观察
财经钻-众筹/创投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