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贷财经-私募观察
网贷财经-私募观察
国盈私募:一堆空壳搭起的骗局
发布时间:2018-09-15 07:30 来源:南方周末

国盈募集到的财富,一部分用于支付前期利息,一部分用于收购空壳企业,将其包装后进行再次募集基金,还有一部分则用于公司扩张和门面打点。

投资人想不通,就算理财师、办公楼那些光环都是假的,为什么有牌照、有备案、有托管人作为第三方的国盈私募基金,依然是个骗局。

2018年7月5日,这一天本该是国盈投资基金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盈基金”)兑付本息的日子。广州的唐正没有如往常一样收到银行发来的汇款信息,却被国盈基金的理财师来电告知,他所投资的“国盈西凯私募投资基金7号”(下称西凯7号)结算延期,暂需等待。

“国盈西凯私募投资基金”分十期募集,从西凯1号至西凯10号,募集期均为12个月,募集资金用途为股权投资华汽电动车工业有限公司。资金托管人是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延期兑付11天后,国盈基金单方面发布了一封致投资人函,表示从2018年第二季度开始,受宏观环境影响,相关动力电池企业现金流情况不理想,产能扩张计划推迟。此外,由于A股市场走弱,导致原收购方多次调低华汽电池项目的估值。为此,国盈基金决定延长西凯7号的运行期一年。

此外,西凯6号也被延期一年。感到事情不妙的唐正和其他投资者一起,试图与国盈基金广州分公司的高层谈判,但未能协商一致。

西凯系列基金的陡然延期,揭开了国盈基金的违约潮。2018年8月9日,南京市公安局玄武区分局以涉嫌集资诈骗罪,立案调查国盈公司实际控制人张业强、白中杰、鹿梅等人,这栋看似金碧辉煌的“大厦”轰然倾塌,所有产品无法兑付。

私募基金是面向合格投资者通过非公开方式发行的一种金融产品。对投资者风险承受能力要求较高,比如投资者需具有2年以上投资经历,且家庭金融净资产不低于300万元。

国盈基金在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下称“中基协”)成功备案的私募基金有106只,国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国盈资产”)也备案了3只。以备案时每只私募基金募集金额5000万元保守计算,国盈基金吸收的资金规模在50亿元左右,此外,还有无从统计规模的无备案产品。

仅这一百多只基金中,不乏违规、违法产品。有的超募、虚募,有的是明股实债,还有的涉嫌自保自融,且大部分募来的资金去向不明。

“专业”理财团队

早在2006年,唐正就认识了当时还在交通银行做理财经理的杨氏。唐正在广州做批发生意,家境殷实。杨氏为唐太太办理了几次业务,两家便熟络起来。工作之余,杨氏常与唐家往来,每次上门都带水果、礼物,逢年过节也会登门拜访,就连唐家孩子读书、找对象,也殷切帮忙。

后来,杨氏跳槽到国盈基金做理财师,与唐家来往更密切了。2015年,杨氏首次将国盈基金介绍给唐太太。出于对杨氏业务能力的信任,又念在两家多年的交情,2015年至今,唐太太先后通过杨氏买了七只国盈基金,投资超千万。

直至基金爆雷,唐正同其他投资人交流才发现,多数投资人为女性,且大多数理财师都曾是投资人的“好朋友、好闺蜜”。“很多女性对投资不太懂,但只要取得她们的信任,就容易了。”唐正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律师齐卫国是国盈基金投资人聘请的律师,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国盈基金最主要的四个销售区域,分别位于广州、江门、南京和苏杭地区。仅广州一城的销售额,就超过总量的三分之一。

据唐正介绍,国盈基金广州分公司的理财师有二十余人,不少都是从银行跳槽过来的。按照私募“行规”,每完成一单业绩,理财师至少能拿到成交额2%的提成。在高薪的诱惑下,理财师积极发展业务,截至案发,仅广州地区就有两百多位投资人。

除了看似专业的理财团队,让众多投资人敢于投资的,是国盈基金气派的办公场所。唐正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在国盈,投资100万只能算普通客户,1000万以上是VIP客户。公司曾组织VIP客户去三亚旅游,唐正因此参观了国盈三亚分公司大楼。“大楼很气派,据说租金600万元一年。但没什么人在办公。”他还记得,公司大厅有一座金砖垒起的金字塔。

国盈基金广州分公司则租下了广州国际金融中心整个43层,透过巨大的落地窗,几乎可以俯瞰整座城市。

在办公室最显眼的位置,挂着一张装裱起来的私募管理人登记证明。证明由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下称中基协)颁发,登记时间是2015年5月8日。国盈基金在投资人的眼中,由此成为可以开展私募股权投资、创业投资等私募基金业务的金融机构。

中基协网站亦显示,国盈旗下部分基金确实根据《证券投资基金法》和《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等法律法规的要求,在该协会备案。

专业的金融理财师团队、金碧辉煌的办公楼、合法的牌照,众多光环加持下,国盈基金的大网得以顺利在全国撒开。

没有投入实体

2018年4月,国盈基金陆续成立了“国盈厨易1号私募基金”至“国盈厨易4号私募基金”,皆为股权投资基金,投资标的是上海厨易配菜有限公司(下称厨易时代)。

天眼查显示,5月30日,国盈基金和福农控股有限公司一起成为上海厨易配菜有限公司的新股东。然而3个月后,厨易时代在其官方网站发布公告称“因投资商出现严重问题,导致公司无法继续运营”,并将组建维权与清算团队,起诉投资人、追讨投资款。

“厨易时代无法经营,是因为占股90%的两大股东答应的资金没到位造成的。”厨易时代的高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针对厨易时代的私募应该是募集到了钱,但这个钱没投厨易时代,“不清楚他们的目的和行为,至今没有资金救急,也没有给明确结论”。

国盈基金爆雷之后,唐正算了一下自己还未兑付的资金,在一千万元左右,这些基金大多投向江苏的企业。怀着一丝希望,他孤身前往江苏探访这些企业。

其中一只名为“国盈航海仪器2号”的私募基金,以南京航海仪器二厂有限公司为投资对象。唐正在马鞍山和南京的交界地段找到了这家公司,占地约二三十亩,但只有一栋空落落、孤零零的大楼。

唐正曾作为贵宾,被国盈基金盛情邀请,来当地考察该项目。在他的记忆中,当时公司内有数十位阿姨到处走动,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然而这次,公司的保安以没有预约为由,将他拒之门外。

唐正不甘心空手而归,他走开不远,静静蹲守。一天下来,竟没有看到一人进出公司。“我是工作日去的,公司竟然无人,说明只有一个空壳。”唐正这才醒悟,上次看到的阿姨们,可能是为了配合考察,临时聘来的群众演员。

唐正心急如焚,将余下的企业挨个走遍,才知道有些企业已经关闭,有些企业严重超募,有些企业根本就是虚构,并无实体,“说生产新能源汽车,然后募集了几个亿,其实就十来个人,坐在一个办公室里”。

明股实债与自融

在购买国盈基金前,80后杨明仅买过银行的基础理财产品,没有太多经验。2017年,杨明认识了同在一栋楼上班的国盈基金赵氏。11月底,赵氏向杨明推荐了公司的私募基金。

“我不想要风险大的,问有没有固定收益的,她就介绍了这一种,说是私募基金,监管很严。”在对方承诺保本、保收益、年化利率高达10.8%的情况下,杨明将自己多年的工作积蓄投入了欣岩国盈2号。但还没有等到第三次分红,国盈就爆雷了。

实际上,不管是唐太太还是杨明,都没有意识到这些基金产品涉嫌两个违规行为,一是明股实债,二是自融。

按照国盈长兴1号后附的承诺函,甲方一国盈控股有限公司承诺在基金投资期满后,提供次级回购投资者持有的基金份额。而甲方二思度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思度控股)更是承诺在基金投资期满后,将无条件回购投资者持有的基金份额,并为本基金承担无限连带责任担保。

齐卫国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明股实债在表面上是给投资人一个目标公司的股权,实际上,投资人既没有参加公司收益分红,也没有参与公司经营管理,公司发生亏损跟投资人也没有关系。

除了明股实债,另一些资金则通过各种渠道,流回了国盈基金的口袋。

2018年4月,唐太太在理财师的推荐下,投资200万元,购买了国盈长兴1号私募基金(下称“长兴1号”)。该基金成立于2018年5月3日,计划募集5000万,将通过股权投资的形式投资长兴京诚信广投资管理有限合伙企业(下称长兴京诚)。

按照合同约定,一年后,甲方思度控股、国盈控股将以12.2%的溢价,对乙方持有的长兴1号基金份额进行回购。

天眼查显示,迄今为止,长兴京诚仅有两位股东,且都是自然人,分别是持股60%的杨过和持股40%的屈江。

蹊跷的是,杨过和屈江不仅是长兴京诚的股东,同时还分别是思度控股的监事和董事。也就是说,长兴京诚与思度控股实际上由同一拨人控制。

而思度控股同时又与国盈基金关系密切。国盈基金多位投资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思度控股董事杨洁还有一个名字——杨睿忻。2018年1月6日,杨睿忻以国盈基金总裁的身份出席了国盈基金在南京举办的理财沙龙,后由国盈基金官方微信号推送了相关信息。

齐卫国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为了避免出现自融,按照证券基金投资法以及中基协有关私募基金的法律法规,基金管理者要对基金的投资者进行信息披露,“如果涉及自融,应由投资者决定愿不愿意投。如果投资者不在乎,就没问题。但是国盈公司不但没有披露,还蓄意地估值很高,实际上就是挖了一个大坑,非法圈钱”。

根据证监会于2014年8月发布的《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规定,如果私募基金管理人未按照约定用途使用募集资金,而是擅自将其用于自身或其关联方的经营,其行为显然违反了《私募基金管理办法》第二十三条“利用基金财产或者职务之便,为本人或者投资者以外的人牟取利益,进行利益输送”。

而如果募集资金原本就是用于私募基金管理人的关联方经营,相关法律法规对此并无禁止性规定,只要求私募基金管理人必须按照规定履行关联关系、关联交易披露等义务,并向投资人充分揭示风险。

钱去哪了?

国盈基金一案目前处于侦查阶段。齐卫国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目前从公安机关掌握的证据来看,国盈募集到的相当一部分财产,被张业强等人挥霍一空,“他们可能买了几十辆百万以上的豪车,同时也不排除他们会转移一些财产”。

齐卫国指出,国盈所做的事情通常被称作庞氏骗局,拆东墙来补西墙。具体操作就是,国盈募集到的财富,一部分用于支付前期利息,一部分用于收购空壳企业,将其包装后进行再次募集基金,还有一部分则用于公司扩张和门面打点。

国盈理财师赵氏称自己也投资了一百万购买基金,现在都打了水漂。她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她曾与国盈负责投资的同事聊天,对方称钱去到企业之后,张业强又把钱转走了。

从国盈基金流出的视频中可看到,张业强身材高大,脸型方正,戴一副灰色框架眼镜。作为国盈基金的实际控制人,张业强身份如谜。南方周末记者获取的身份证信息显示,他是江苏省泗阳县王集镇曙光村人,今年41岁。

直至今日,唐正、杨明等投资人依旧想不通,就算理财师、办公楼那些光环都是假的,为什么有牌照、有备案、有托管人作为第三方的国盈私募基金,依然是个骗局。

齐卫国表示,中基协是国内证券投资基金法授权,由社会相关力量自发成立的,“准确的定位就是行业协会,是自律组织。基金管理人、托管机构可以自主决定是否加入,成为会员后,大家再一起商议一个会员联盟行为规则,大家共同遵守”。

“但那不是法律。”他补充道,“有一些基金管理人表面上遵守中基协的规定,实际并没有遵守。比如,规定不允许私募基金许诺高收益和保底,但国盈基金在实际操作的过程中就违反了”。

多位投资人出具的合同显示,国盈基金几乎为每只基金都配备了业内知名机构作为托管人。国盈西凯私募基金、国盈盈乾四号私募投资基金的托管人是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国盈厨易私募基金、国盈长兴私募基金的托管人是上海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欣岩国盈私募基金的托管人是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齐卫国表示,通常,托管人只负责保管、审核。“这个钱有没有进入托管银行,托管人负责记录;基金清盘、清算的时候,托管人负责管理剩余的资金,把剩余的钱根据清算结果,再原路返回。”但风险一般由基金管理人承担,托管银行并不负责。

靠谱众投 kp899.com:您放心的投资理财平台,即将起航!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财经钻wdcj.cn提示: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新闻】

下一篇:拆穿艺术品基金大骗局:年化20% 募资近亿上百人受害

上一篇:资产包涉嫌虚构 阜兴系巨额募资“局中局”

财经钻-财经观察
财经钻-互联网金融观察
财经钻-众筹/创投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