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贷财经-P2P网贷精选
钜派创始人新公司代销产品逾期 基金管理人称“合同是套印的,章是假的”
发布时间:2019-05-31 09:06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摘要:“何止是一地鸡毛,简直可以用混乱不堪来形容。”来自上海的李先生近日因为通过“熟人”购买的一个固定收益类产品未能兑付而焦心。到底是怎么回事?

来自上海的李先生(化名)最近有点心烦,原本是通过所谓的熟人购买了一个固定收益类产品,前面两期也都如期兑付了,但到了第三期应该兑付的时候,却左等右等也没等来回款。

着急的李先生赶紧找到代销基金的“熟人”徐经理和销售机构,并且试图联系基金管理人,但结果却有点令人傻眼:在沟通过程中,基金管理人表示,和李先生所在公司签订的基金合同都是套印的,章也是假的,并非原件。更离谱的是,对方声称李先生这笔投资流入了代销机构创始人投资的一家网贷平台,而并非此前沟通的并购项目。

“何止是一地鸡毛,简直可以用混乱不堪来形容。”李先生边说边重重地叹了口气。

在调查中,《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上述代销机构名为上海钜登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钜登投资),其创始人正是知名第三方财富公司钜派投资的创始人、前联席董事长胡天翔。而基金管理人南京安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安赐),其姚姓负责人同时也是一家创业板上市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

看上去“星光闪耀”的阵容,在出现逾期问题时却全面瘫痪,到底是怎么回事?基金管理人所说的合同套印是否属实?资金又是否真被挪用了?面对代销机构和基金管理人的相互推诿,投资者应该何去何从?

逾期已超4个月的项目

李先生本人经营着一家中型企业,此前通过业务关系认识了彼时还在钜派投资工作的徐某,也就是直接负责安吉项目的理财经理。当胡天翔离开钜派出来“自立门户”、徐经理也力推安吉投资并表示希望李先生可以“帮朋友一把”的时候,李先生拿出公司的流动资金买入了一期产品。3个月后,本金和利息顺利返还,于是李先生又放心地购买了第二期产品。但当买到第三期的时候,情况出现了变化。

按照协议,李先生旗下公司与南京安赐于2018年10月签订了《新余市安吉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合伙协议特定版》及《新余市安吉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合伙协议特定版之补充协议》,约定李先生旗下公司作为有限合伙人,参与投资南京安赐发起设立的合伙企业,后者或其指定的第三方应在投资期限届满前按照相应的业绩比较基准受让该公司的合伙企业份额,以实现其财产权益的保值增值。随后,李先生旗下公司于当年10月21日支付了投资款项500万元,期限为3个月,南京安赐随后也出具了《确认函》,双方约定的项目收益为8.5%。

为了进一步厘清项目的前因后果,我们先来看看推介材料里的介绍:



图片来源:投资者提供材料截图

从李先生等投资者提供的材料来看,他们一直购买的这只基金名为“甦安1号固定收益专项计划(稳象系列)”,发行规模为1亿元,份额持有期限3个月。投资范围为“有限合伙份额”,还款来源为“交易对手自有资金、明确的后续金融机构出资”。在记者多年的报道过程中,曾接触过大量的推介材料,但相关表述如此含糊其辞的情况还很少见到。另外,在风控措施方面,除了多方担保、多家担保主体提供补充增信之外,其他几乎没有风控措施。那出资的金融机构有哪几家?提供补充增信的担保主体又是哪些?材料里只字未提。

如果只是推介材料比较模糊,那基金合同里这些总该约定清楚吧?每经记者又翻开了基金合伙协议,里面是这样规定的:有限合伙企业的为“新余市安吉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其经营范围为“企业投资管理、资产管理”,协议投资期限为3年,特定合伙人有权要求在实际投资之日起满3个月之后退伙。而在信披的规定上,该协议只规定了重大事项披露的相关内容,而定期报告等如何向投资人披露则并未提及。

事实上,按照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以下简称中基协)在2016年发布的《私募投资基金合同指引3号(合伙协议必备条款指引)》,合伙型基金的合伙协议应当具备的“投资事项”相关条款包括:列明本合伙型基金的投资范围、投资运作方式、投资限制、投资决策程序、关联方认定标准及关联方投资的回避制度,以及投资后对被投资企业的持续监控、投资风险防范、投资退出、所投资标的担保措施、举债及担保限制等作出约定。

而在上述协议里,除了对于安吉投资的经营范围有稍作提及,其他方面几乎都未涉及。北京中银律师事务所一位不愿具名的律师告诉记者,缺乏这些条款的合伙协议“本身就不太合规”。

有意思的是,这份材料里还附上了一则来自胡天翔本人的担保函,承诺同意为被保证人购买该基金的本金及收益的返还义务承担担保责任。一旦被保证人未能按照约定获得其本金及收益时,保证人也就是胡天翔同意应被保证人的要求承担担保责任,并于项目到期15个工作日内将本金及收益支付给被保证人。截至发稿,距离项目到期日已经过去了4个月,投资人依然没有拿到钱,而这项唯一的风控措施也并未发挥任何作用。

李先生决定去找代销机构和基金管理人讨个说法。

互相甩锅的基金管理人与代销机构

李先生先找到了给自己推介项目的徐经理和钜登投资,对方态度十分友好,然而明确表示没有钱兑付,并告知李先生去找基金管理人解决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直到这个时候,李先生都没有接触过基金管理人南京安赐,之前的推介、购买、回款等都是通过代销机构进行的,这也为后来发生的事情埋下了伏笔。当他的代理律师向南京安赐发送律师函时,对方多次拒收。

说到这里,每经记者认为有必要介绍一下本项目的两个主角——钜登投资和南京安赐。

首先我们来看看钜登投资。天眼查信息显示,这家成立于2016年3月的公司有过多个曾用名,原名为上海子耕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子耕投资);2017年8月更名为上海甦翔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同时股东名单里新增了胡天翔;今年1月正式更名为钜登投资,公司法定代表人也由此前的张恒变更为胡天翔。

根据钜登投资的官网介绍,其主要股东包括知名投资机构经纬中国、光速中国、光源资本、成为资本和海通国际。不过在公开资料中,记者没有找到相关的投资记录。除此之外,各项资料均显示,钜登投资与钜派投资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前面已经提到过,胡天翔本人曾是钜派创始人,而钜登多位高管也均来自钜派投资,例如钜登集团联席CEO钱骏此前曾是钜派投资集团的总裁兼钜派资产董事长、首席风控管,而钜登投资总裁刘峰亦曾任钜派投资集团联席总裁等。

令人玩味的是,今年5月初,钜派投资公众号发布了一则公告,称钜派与钜登投资并无任何股权关系,也不存在任何关联,大有撇清关系之意。

另外,钜登投资并非中基协登记备案的私募基金。天眼查信息还显示,钜登投资目前有5条股权出质信息、出质股权数额共计5000万元,与其注册资本数额一致。换句话来说,目前该公司所有股东的股权均已被出质。

接下来我们再来看看南京安赐。中基协备案信息显示,南京安赐成立于2012年7月、备案于2015年3月,注册资本2000万元。暂行办法实施前,其成立的基金有3只,实施后成立的有17只,其中就包括安吉投资。投资者手里的推介材料是这么介绍南京安赐的:目前资产管理规模超120亿人民币,大部分为上市公司并购重组业务,主要操作项目包括天润数娱并购点点乐、南通锻压并购亿家晶视、新余安常控股南通锻压等。该材料还称,南京安赐目前多个投资项目已顺利退出,多只基金净值超过200%。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钜登投资的徐姓理财经理了解相关情况,对方表示“两边老板都见过面、谈好怎么处理了,已经在出方案,我们律师也在跟项目方对接,包括基金管理人履行的责任和义务”,并建议记者“直接找姚总,他们在这个过程中会更清楚一些”。而当记者致电南京安赐总经理姚某时,姚表示“让投资者直接找购买方,这个东西跟我们无关,我也不知情”。

在这个过程中,李先生及其代理律师先后多次与徐经理协商沟通,并在钜登的协调沟通下终于见到了姚姓负责人本人。但随着和姚某的沟通加深,他发现疑点越来越多。

根据此前钜登方面告诉投资者的信息,安吉投资一开始的募集规模为1亿元左右,后来扩大至2亿~3亿元,而出现逾期的资金总额大约为3000万元、涉及21个投资方。那么这笔钱到底投向了哪里?

“钜登让我们去找上市公司,说产品募集可能做市值管理,后来又说发基金做并购去了。产品说明上也没写明到底投向了哪里。”李先生的一位合伙人满是无奈地向记者表示。

而在与姚姓负责人见面沟通的过程中,对方明确告诉李先生的代理律师,“这个产品(编者注:指安吉投资)当时是钜宝盆已经有事情了,胡天翔希望迅速募集资金,从我们这边拿一部分钱去投钜宝盆……他没有跟销售说清楚,底层资产包含钜宝盆。”

李先生有点懵:钜宝盆又是什么?打开其官网可以清楚地看到,这是一个网贷平台,背后的运营主体是上海翼勋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翼勋金融), 由上海翼勋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翼勋)全资控股,而胡天翔正是上海翼勋的法定代表人和股东。2018年,钜宝盆被曝存在大面积逾期,此前还曾有视频显示翼勋金融出现了欠薪式裁员。从这个层面来看,与姚姓负责人方面所提供的信息一致。

姚还表示,“我们自己那部分兑付已经兑完了,你们没回来的钱就是去了钜宝盆,我还要跟你们一样去维权。”更令投资者震惊的是,姚某称李先生手上拿到的安吉投资合同“都是套印的,不是我们盖的,章是假的,不是原件”。

律师:项目本身存在疑点,面对熟人更应提高警惕

李先生的代理律师指出,合伙协议及确认函约定的投资期限已经于2019年1月21日到期,但南京安赐未按照约定在投资到期前10个自然日内受让李先生所在公司的合伙企业份额,也没有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将该公司登记为安吉投资的有限合伙人。天眼查信息显示,目前安吉投资的大股东是一家名为“易正天道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企业,认缴出资额5亿元、出资比例100%。

据此,律师表示,南京安赐在私募基金募集及运营过程中涉嫌违法违约,依法应承担合同违约责任、监管层面的行政责任以及可能的合同诈骗或挪用资金等刑事责任。

上述中银律师事务所律师坦言,该项目本身从基金相关文件到运行过程中的操作都存在疑点,基金管理人并未尽到勤勉义务,甚至连资金投向都未向投资者公布,“有点离谱”。

他同时表示,此前不少出现兑付问题的私募基金,投资者也是因所谓的“熟人”推介,连项目情况都不甚了解就购买了。等到出现问题时才发现,“熟人”此前介绍的很多情况并不属实,项目本身也存在各种问题,此时只能通过走法律途径来解决。“就像安吉投资这个项目,投资者几乎都没有关注过资金投向,后来补充的风控措施也比较单一,完全靠和理财经理的个人关系来决定投资行为,这显然是很不理性的。”

在多次的沟通过程中,姚姓负责人提出了一个看上去匪夷所思也并不合规的解决方案:把目前李先生所在公司在安吉投资的权益平移到南京安赐新设的基金下,并安排后者在新的基金下进行回购,一年内解决回款问题。该方案将由姚某个人提供保证。

但李先生和律师拒绝了这一方案。其代理律师表示,首先,原本投资者对安吉项目的投资期限就是3个月,现在再延续一年的时间,“明显和我们的投资愿意是不相符的”。其次,此前基金管理人从未向投资人告知过基金的投向,存在明显的失职。第三,投资者在沟通过程中头一次听说了基金管理人对合同和回购义务有异议,而在此之前,代销机构和基金管理人从未有任何说明。“所以,这个解决方案相比于目前的状态没有任何改善,对投资人来讲,实际上是从一个坑再跳进另外一个坑。”

由于李先生方面坚持要求钜登和安赐投资给出书面说明,两家机构的负责人均表示将在月底之前拿出这份说明。对于事件的进展,《每日经济新闻》也将持续关注。

温馨提示: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需要,不作为投资参考。财经钻cjz.vip提示: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返回首页查看更多新闻】

下一篇:恶势力犯罪集团“软暴力”讨债案一审开庭审理

上一篇:IPO常态化、退市增加:“壳没那么重要了”

财经钻-财经观察
财经钻-互联网金融观察
财经钻-众筹/创投视野